韩国上调新冠肺炎疫情预警至最高级别
来源:韩国上调新冠肺炎疫情预警至最高级别发稿时间:2020-04-05 21:31:48


意大利重症与麻醉协会(SIAARTI)在官网上发出的一份倡议文件中指出,必要时需要在重症监护室设置年龄限制。在考虑医疗资源分配的时候,首先考虑病人存活可能性,其次考虑谁能在治疗后拥有更长的存活时间。此外,以上的规则不仅应当执行在新冠病毒感染的救治中,而应当执行在所有病症的治疗中。

2、呼吸机:有报道英国政府错过了欧盟组织的呼吸机购买计划,让人质疑脱欧议程成为英国政府没有参与的原因。

尽管卫生部门的官员早就行动起来,但直到1月18日,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亚历克斯·阿扎才有机会给特朗普打电话,“实质性报告”疫情情况。阿扎与特朗普的关系一般,他告诉多名副手,总统认为他“大惊小怪”。

1月3日,美国疾控中心(CDC)主任罗伯特·雷德菲尔德收到来自中国方面的正式通报。几天之内,美国情报机构开始在给总统的每日情报简报中,对新冠病毒的严重威胁发出警告。但随后几周,特朗普一直未予重视。

“这就是个笑话。”一名参与采购协商的美国官员说。

4、撤侨计划:英国政府被质疑相对其他国家行动过慢。

皮埃蒙特市的民防部门起草的文件指出:

几周以后新冠疫情在美国迅速蔓延,白宫同意把40亿美元预算降到25亿美元,后来国会将拨款提高到80亿美元,3月7日特朗普在预算案上签字。

1月底至2月初,美国卫生部官员两次向美国管理和预算办公室写信申请1.36亿美元经费,以应对疫情。阿扎和助手们还动员国会向卫生部拨款数十亿美元。但白宫内部一些人认为,美国才出现几例病例就要数十亿的拨款,简直是小题大做。

“当前流行病的增长可能会使COVID-19患者的临床需求与医疗资源配置之间产生不平衡。如果不可能为所有患者提供重症监护服务,则有必要应用可获得重症监护的标准——这取决于可用的有限资源。”